心靈小品

願這裏每一篇的文章,都能讓您疲乏、不安的心靈再次得着安慰,得着鼓勵和力量,使您能繼續勇敢地面對人生!



      我是曾應祥,自幼在一個弟妹眾多的家庭長大,父母担子很重, 所以離開學校之後,很快便投身社會做事,在工作的單位裏,認識了現任太太,我們很快便組織了自己的家庭;結婚之後,生活上的矛盾很多,後來我選擇去海外工作,大家少些見面,各自忙碌,彼此的關係或許有所改善。

      經過多年在海外工作,2015年中退休返港,本以為退休後是一個新的開始,但事情的發展並非如我所願,無奈我們仍要分開居住, 我是感到難過和憤慨, 慨嘆造物主的弄人,幸好有各弟妹的關懷和照顧,開解陪伴,心境總算平伏很多。 期間,友文妹妹帶我到她的教會,參加聚會,學習聖經的道理,初步認識了主耶穌基督的大愛,明白到祂是為世人被釘十字架而死,以祂的血洗淨我們的罪,施行了救贖的工作,並且因着信,人便有永生的盼望。

      在信主初期,我仍抱着一種疑惑的心態,究竟聖靈是否真的存在?神是否會接受我,眷顧我?經過了一年多用心禱告,上查經班, 返主日學,參加教會聚會,研讀聖經,並且祈求 神事事帶領,心靈上充滿寧靜和舒坦。聖經內毎個章節包含很多做人的道理和教訓, 使人覺悟警醒,學會謙卑忍耐,往日那份不安和焦慮,凡事埋怨的心態,一下子好像有了寄託和希望。

      神的愛是聖潔無私的,我們亦要以基督的愛還愛,愛已及人,榮耀我們的真神。

      今天我決定歸向主,接受施洗,願聖靈常與我同在,引領我, 改變我,繼續讓我在人生的道路上,信靠祂、依靠祂,不致跌倒。

感謝主 !

播道會總幹事就職禮(30/7/2017)刊登的見證

      我自幼在播道會靈泉堂成長,中學畢業後便往加拿大升學。帶着夢一般的理想,隻身遠赴重洋,不知天高地厚,也不懂離別的悲傷。

      æˆ‘很快便愛上了這個新的家園。我在此邂逅了愛人,養育了兒女。神在三十多年的北美歲月裏,給了我很多栽培和熬煉。在我成為全職傳道人之前,祂使用我建立了三所教會,並被按立為長老。神也安排我在一所跨國公司的管理層工作,讓我在管理和領導方面獲得豐富的經驗。

      æ¼«é•·çš„海外生活沒有淡化我的中國心。中學和小學時期讀過的中文詩詞和歷史、小說和文章,繼續在我的心裏扎根和生長。我懷念着那午夜夢迴的故國;我幻想着漢唐縱馬的盛世;唐宋詩人的吟詠;五四青年的吶喊;七七盧溝的槍聲。

      æœ‰ä¸€å¹´ï¼Œå…¬å¸å·®æ´¾æˆ‘到英國工作,每天圍繞着我的是倫敦最頂尖的金融和法律人才。公司在肯辛頓宮(Kensington Palace) 附近為我預備了一所舒適的服務公寓。還記得,在一個陽光普照的週六下午,我獨自在公寓裏禱告,對主說:「我願意回中國事奉袮,就是在貧窮與捆綁中也願意。」

      ç¥žåž‚聽了我的禱告,並按祂所定的時候呼召我辭掉工作修讀神學。我與太太商量這事時,她說:「我支持你,其實我早知道這天會來臨。你還記得當年我母會的牧者胡恩德先生來北美旅行時,與我們相處了幾天嗎?有一天他告訴我,他有一個感動,你將來會成為全職傳道人。我沒有把這段對話告訴你,因為我知道你很敬重胡先生,我不想你的決定受這因素影響。」

      ç„¶è€Œï¼Œæˆ‘也聽到不同的聲音。一位肢體對我說:「羅錫堅,你為甚麼這樣笨?你現在是教會長老,你將來神學畢業後就是傳道人。按你教會的規定,傳道人是向長老負責的,你豈不是降職?還有,你當傳道的薪水,肯定比現在的低很多!」

      ç¥žæ©å¾…我,祂為我預備的事奉生涯雖然艱辛,但同時又豐盛得難以形容。我為自己經歷到事奉的喜樂和果效而感恩;更為到眾多生命因着基督得以轉化而滿足。2008年,祂把我帶回香港,在播道會太古城堂事奉祂。我和太太很快便適應香港的環境,好像從未離開過一樣!我愛香港這片福地,和我身邊的人群。我不但能帶領教會推展在香港的福音工作,更有機會服事中國的教會,神真的垂聽了我在英國時向祂的禱告。

      é€™äº›å¹´ä¾†æˆ‘覺得最寶貴的,是時刻有主的陪伴與同行。有時,當我心緒不寧時,我彷彿聽到救主微聲說:「在加利利的海濱,你曾再三對我應允,不惜以任何代價,代替我看守羊群。」(註一)有時,當我環顧四周未得之地和未得之民,心裏正躊躇之際,我彷彿與恩主站在約旦河邊,祂對我說:「凡你腳掌所踏之地,我都賜給你了。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哪裏去,我必與你同在。」(約書亞記第一章)

      2017å¹´2月,我接受了播道會總會執委會的聘請,出任總幹事一職。我感謝神,在香港正面對各種動盪以致人心惶惶的時刻,委任我在這崗位上,與二萬多播道會肢體同行。我知道這崗位帶着一個艱鉅的使命,但我也為播道宗派前面的機遇而興奮。我感恩這宗派繼承了一個美好的傳統,神也為我們預備了一群忠心愛主的信徒,分佈在各個播道堂會和機構裏,為福音默默耕耘。

      æˆ‘的禱告是:播道會的肢體們敢於為主作夢,敢於踏出安舒區,並看到主所看見的,就是莊稼熟透的迫切情景(太九37)。願基督的愛激勵我們,使播道大家庭的每一位成員,都齊心協力,互助互愛,實踐基督頒佈的大使命。

註一:取自邊雲波先生的著作:《獻給無名的傳道者》

(摘錄自中國基督教播道會總幹事就職禮程序表上刊登的見證,蒙准予轉載)

      父親節到了,我想起新約聖經歌羅西書對父親的勸導:「你們作父親的,不要惹兒女的氣,恐怕他們失了志氣。」(3ç« 21節)什麼是惹兒女的氣?

      åä¸ƒä¸–紀英國一位傳道人 Thomas Watson 寫了一篇文章 “How Fathers Can Provoke Their Children to Wrath”,這文章到現在還流行。以下是他提到父親怎樣會惹兒女的氣:

  1. 辱罵兒女 (abusive terms)。一些父母常辱罵自己的兒女,這就是惹他們的氣。舊約聖經裏有一個這樣的例子。掃羅王辱罵他的兒子約拿單說:「你這頑梗背逆之婦人所生的‧‧‧」(撒上20:30)。現代的父母,有些不自覺地批評孩子的樣貌身材,也算是惹他們的氣了。
  2. 管教過重。倘若父母管教的力度超過兒女犯錯的嚴重程度,也會惹他們的氣。
  3. 拒絕提供兒女絕對需要的東西。一個真實的例子是一位富商為了自己的面子,拒絕為染上毒癮的女兒尋找適當的治療。
  4. 偏心對待兒女。舊約裏的雅各偏愛約瑟多於其他兒子,就惹了約瑟兄弟們的氣(創37:3-4)。
  5. 父親自己不能做到以身作則的榜樣。
  6. 父親給兒女的命令,違背了兒女自己的良心。例如舊約的掃羅王企圖強逼兒子約拿單殺大衛(撒上20:31),約拿單就被惹怒了。

      å€˜è‹¥ä½ æ˜¯ä¸€ä½çˆ¶è¦ªï¼Œä½†ç™¼ç¾è‡ªå·±çŠ¯äº†ä¸Šè¿°çš„錯誤,我鼓勵你來到神面前,向祂認罪悔改。上帝會赦免你,並賜給你力量做一個好父親。若你曾受過上述的創傷,願天父賜你愛心,從心底裏寬恕你的父親;也願神醫治你的傷痛,給你一個新的開始。聖經告訴我們:「如果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經過去,你看,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後書 5:17)

      提起彼得,相信很多人都會認同他是衝動派,說話總比行動快。然而,細心察看彼得的生命,雖曾有過攔阻主、三次不認主的污點,但正是因其有血有肉的生命---從軟弱、跌倒到最後蒙主使用,成為信徒的榜樣。

      彼得出身低微,從事打魚工作。可能基於這個背景,使得他生性樸實、率直,不懂修飾。當耶穌在加利利海邊呼召彼得兄弟倆去跟從他時,他二話不說,立刻就丟下網,跟從了耶穌。換上今天的我們,不到窮途沒路,也許都不願意投靠主,更遑論是一聽見福音就跟從主了。

      又有一次,耶穌吩咐門徒先渡到加利利海的另一邊,他自己隨後在海面上走,要到門徒那邊去。門徒見了嚇得半死,以為見了鬼怪。彼得大膽地說: “主呀,如果是你,請叫我從水面上走到你那裏去。” 這衝口而出的一句話,隱含着多大的信心---是主耶穌,不是別人有能力使人在水面上行走。耶穌回應道: “你來吧!” 彼得就真的走下船去,在水面上走。雖然他的信心一下子被大風吹散,但在危急之時,他仍懂得抓緊主,大聲呼叫說: “主呀,救我!” 我們對主是否有彼得的信心,遭遇患難時是抓緊主,抑或抓住能毁壞的物質?

      當耶穌在該撒利亞腓立比問門徒他們認為他是誰之時,只有彼得成竹在胸,肯定地說: “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 (太16:16) 無怪乎主誇讚他說: “你是有福的……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他。” (太16:18) 言猶在耳,主耶穌首次向門徒預言他的受苦受死後,彼得隨即責備主說出這樣不該有的事來,招來主的責備: "撒但,退我後邊去吧!你是絆我腳的,因為你不體貼神的意思,只體貼人的意思。” (太16:23) 此處雖可見彼得之衝動直言,但他對耶穌的認信卻不可能是出於衝動,而是跟從主一段日子後生發的認知和信心。只是,他當時對耶穌的認識還不透徹。在他心目中,耶穌既然是永生神的兒子,怎可能會被人所害,並受苦受死呢?即或今天,我們可能還想不通神為何會用人看來愚拙的方法來成就救恩,何況在當時的門徒呢?

      彼得最為人詬病的是他三次不認主。當耶穌預言門徒會因他受害而跌倒時,彼得還理直氣壯地說:“我就是必須和你同死,也總不能不認你。”(太26:35) 但就在耶穌被捕後不久,彼得果然如耶穌預言的,三次不認主。可是,從耶穌被捕後,彼得是唯一以記名方式被記載遠遠地跟着耶穌的門徒,及當他發現主的預言應驗在他身上後出去痛哭。我們可以相信,他要誓死跟隨主的心志是真誠的,無偽的,只是 “心靈願意,肉體卻軟弱了”。今天,我們又有否彼得單純的心志,一生跟隨神?縱然不知明天會否跌倒,但至少在當下,我們又是否願意一生跟隨主呢?

      還有一點可取的是,彼得雖然跌倒了,但他卻沒有因此而自暴自棄,像賣主的猶大一樣,出去自縊,了結自己的生命。相反,我們從聖經看到,自耶穌死後,彼得成為了十二門徒中的領導,在五旬節那天,大膽為主向群眾作見證。光是那天,信而受洗的就有三千人。就是主耶穌在世時,也不曾有一天領那麼多人歸信的。這就如耶穌曾對門徒說的: “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並且要做比這更大的事。”(約14:12) 彼得在呂大這地方時,有一天魂游象外。主藉此異象指示他要往哥尼流家中去,向外邦人傳講救恩之道。彼得本來認為外邦人為不潔,但在神的啟廸下,他選擇了順服神的心意,不再像以前的自我。

      雖然生命中有過軟弱、跌倒,但彼得沒有選擇逃避、放棄,而是徹底地懊悔、自省,並靠着主的恩典,重新站起來。他對主的愛是真誠無偽的,甚至最後為主殉道 (當他在羅馬殉道之時,他要求行刑者把他倒過來掛在十字架上,因為他自覺不配像耶穌一樣)。耶穌復活後,在提比哩亞海邊向門徒顯現。主三次問彼得: “你愛我嗎?” 亦三次託付彼得: “你餵養我的羊。” 神不是要揀選有完美品格、豐功偉績的人跟從他,乃是真誠地愛他、信靠他、順服他的人,像彼得一樣。無怪乎主將天國的鑰匙給彼得,又將教會建造在彼得這磐石上。

      也許,我們也有彼得的軟弱,但願我們能像彼得一樣,認清誰是我們生命的主,抓緊主,並靠着主的恩典,過得勝、蒙主喜悅的人生。




      馬尼拉----一個我從未踏足的城市,也從未想過要去走一趟的城市,在我印象當中只有貧窮、落後、貪污;還有就是6年多前令10多名港人在那兒的「人質事件」中傷亡的負面印象。若非我正修讀的博士課程要求,真不知會否有走進馬尼拉的一天。

      ä»Šæ¬¡åŽ»é¦¬å°¼æ‹‰ï¼Œæˆ‘知道會去看當地一些服事貧窮人的工作。對於曾去過好幾次扶貧體驗團,又曾在國際扶貧發展機構工作過的我,心想也就和我以前所見過的差不多吧,馬尼拉也不會有什麼令我樂不思蜀的東西,故對此次行程也就沒有太大期望。然而出發前,我還是求神讓我看到祂要我看到的東西。

      ç¥žä¹ŸçœŸçš„回應我的禱告,八天的馬尼拉之行,神讓我看到了許許多多的景象,每一幕都在震撼我的心,徹底地改變了我起初對馬尼拉的看法:

一、 走進垃圾山,撲鼻而來的是一股臭氣沖天的味道,蒼蠅更是無處不在,這裏的居民就靠在垃圾中尋找 「仍有價值」的東西來賺取生計。我曾在中國北方貧困的農村工作過,來到這裏,頓時覺得從前身處的地方簡直像是天堂。我當年只是工作時下鄉,進到農民當中,偶爾才在村子裏住上幾天。然而在馬尼拉許多不同的貧民區,竟有本地或外籍的牧師或宣教士甘心樂意地住在窮人當中服事他們,透過社區發展改善村民的生活;又藉着分享福音,使他們能認識耶穌,生命得着改變。這種效法耶穌基督「道成肉身」的生命榜樣,震撼着我的!

二、 在菲律賓超過一億的人口中,2500萬人每天收入不足港幣10元;700萬人更生活於每日少於港幣5元的極度貧窮之中。然而在我們走過的每一個貧民區中,天真無邪的孩子和大人們,都滿臉笑容地主動和我們打招呼,仿佛忘記了自己仍身處惡劣環境中,三餐溫飽仍未解決。這種在極度缺乏和艱難當中仍滿有盼望的樂天性格,震撼着我的心!

三、 菲律賓雖然是一個貪污嚴重的國家,然而神正在國家公務員中興起一群愛主的基督徒,在各個政府部門中為主作美好的見證,為要凝聚一群屬神的人,為國家帶來一個公義、得着轉化的政府。這個公務員基督徒團契藉着禱告、為人祝福、團契、服事、門徒訓練,將人帶到神面前。為了持守神的教導,作好見證,有時甚至要付上代價也在所不惜,同時也看到神在其中的保守,並為他們開拓更多的機會。與此同時,神也為菲律賓的基督徒打開許許多多學校的門,從學前教育到大學,都容讓基督教價值的課程、領袖培訓或門徒訓練走進學校。菲律賓的年青一代正在經歷着巨大的轉變。神大能的手所開的道路,震撼着我的心!

四、 我們有機會與馬尼拉市內兩間超級教會(mega church)的教牧同工交流,得知菲律賓在1980年代中前,60%的教會會眾人數少於50人。然而在過去30年內卻來了一個大轉身,由一個等待人來收割的禾場成為一個積極撒種的國家,不遺餘力地培訓天國精兵,及差派人員在國內不同地方甚至世界各地建立教會,廣傳福音。這兩間超級教會匯聚了不少年青力量和社會精英,人數都在8萬人以上,但難得的是從上至下都擁抱同一異象----跟隨基督、服事社群、建立教會、廣傳福音。不單這兩間教會,就是我們觀摩過的每一間教會,不論大的小的,都在默默地與貧窮人同行,並且2-3年就出去植堂,建立教會,領人歸主。這些超越四堵圍牆,在自己的富足上仍看到貧窮人的需要,並同心合意興旺福音,實踐大使命的教會,震撼着我的心!

五、 八天的旅程中,我們觀摩了許多在馬尼拉透過不同事工服事貧窮人的慈善機構和教會。在其中,我們親眼見證着他們如何藉服事、藉福音轉化了無數人的生命,在人眼中可說是十分成功的了。然而他們經常強調的卻是與其他組織或教會的合作夥伴關係,即使上述提及的超級教會也不認為自己能做成或做好所有事。這種謙卑又豁達,樂於與人合作的胸襟,震撼着我的心!

六、 最後,在我們所接觸到的機構同工中,發現很多領袖都是平凡不過的人,當中有很多更是婦女。他們沒有光鮮的外表,也沒有強勢領袖的威權和魅力,有的卻是主耶穌那樣的謙和、平易近人、凝聚同工、協調得宜,並事奉中的熱誠和喜樂。他們都在默默地領受神的心意,默默地服事,神就透過他們在貧窮人當中成就無數偉大的工作,轉化了無數人的生命。這些被神揀選忠心的僕人,震撼着我的心!

      é›¢é–‹é¦¬å°¼æ‹‰é‚£å¤©ï¼Œæˆ‘坐在等待起飛的飛機上,看到窗口上佈滿了剛下過雨的水珠,卻仍無阻我看到天邊灰雲中透出來的太陽的餘暉,一抹紅霞為雨後的天空點綴了色彩。飛機終於起飛了,沒想到飛越黑雲後,更是一大片壯麗無比紅霞的洋海,眼淚不禁從我臉頰流下來。神啊!是的,祢真偉大!祢愛馬尼拉這個城市,祢愛菲律賓這個國家的每一個人。當我們仍輕看這個國家之時,祢早已在這裏興起無數的工人,藉着他們謙卑的服事,將一個真正神喜悅的教會展現在我們眼前。看到眼前這片絢爛的雲海,我為菲律賓這個國家感恩,因為這是一個蒙神記念並充滿盼望的地方!

      å›žåˆ°é¦™æ¸¯ï¼Œã€Œç•°è±¡ã€ã€ã€Œä½¿å‘½ã€ã€ã€Œç¦±å‘Šã€ã€ã€Œæ¤å ‚」、「合作夥伴」、「僕人領袖」、「服事貧窮人」 這些概念仍縈繞在我心頭,揮之不去……。弟兄姊妹,今天當你坐在這個舒適、美麗的教會聚會時,有否想到周遭仍有許多的人需要你我的關心,需要耶穌基督的福音?今日傳恩堂的異象和使命又是什麼?你願意委身投入傳恩堂,接受裝備成為耶穌基督的精兵,一起回應神託付我們的大使命嗎?騰近輝牧師曾說:「教會處於優美的環境,若不宣揚福音,只會有美麗的風景,沒有前景」。傳恩堂的前景就在乎你我今天的回應!願神感動你的心,委身跟隨主。

      前晚 (2013年的冬至,即22/12),媽媽突然因心口痛入院。昨天,醫生說她的心跳太慢要繼續留院觀察。今天,一位好朋友轉發她一位同事的手機訊息,得悉這位同事的丈夫自21/12起一直昏迷不醒,醫生更說他甦醒的機會是零,深深體會聖經所說: “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主。” (徒17:28)

      早前,我自己身體不適,咳了很長時間,接着又出現嘔吐情況,右膝舊患未見好……更真切體會人的生命真的很脆弱,每天一早醒來仍然活着已是恩典。我不知自己還能活多久,還能事奉神多少日子,但願生命尚存都能以神為樂,以榮耀神為人生目標。因媽媽今次突然入院,有一天一早醒來躺在床上時想了很多,但看到的不再是負面的東西,而是許多的感恩。原來當我們看透生命是如此脆弱時,你不會再着眼於生命中所缺失的東西,而是看到自己已擁有了許多,且擁有的都非必然,而是全是恩典。既然如此,還有什麼可誇的呢?上帝沒欠我們什麼,反倒將祂最寶貴的獨生兒子----耶穌基督的生命都賜下給我們這些卑微、污穢的人,叫我們能因着耶穌基督將來得着永生,並在今生經歷豐盛的生命。我想,這樣一位以犧牲的愛愛我們的神,豈不值得我們將生命獻上,當作活祭呈獻給祂嗎?

      願趁着記念耶穌基督降生的日子,讓我們在神面前反思,我們的生命是否有太多東西----不論是人、事、物,奪去了神在我們生命中的首位?


寫於2013年平安夜

      沒想到我的人生新階段----踏上全職事奉的第一天,竟是由一個安息禮拜開始,當中對我卻是別具意義。

      2013年8月24日是我到任母會作傳道人的第一天,碰巧也是鮑會園牧師的安息禮拜。雖然從沒受教於鮑牧師,私下也不認識他;但對這位畢生愛主事主,至死忠心的神的僕人卻是由衷地敬佩和愛戴,更何況他還是我母院----播道神學院的第二任院長,故當天也趕赴安息禮拜現場,追思與送別這位一代忠僕。

      進入會場剛坐下不久,突然見到我生命中一位很重要的同路人也步入場地,於是招呼她坐在我身旁。雖然心中有個疑問----姊妹為何會來?難道她認識鮑牧師嗎?但整個過程我們就是安坐着,專注着聆聽和見證着鮑牧師如何傾盡他的一生,忠心愛主愛人,並以生命影響生命,祝福無數他所接觸過的人;並且以謙卑的心來面對一切委屈與別人的誤解,好一句「主知道」,道盡了他對主的信靠和豁達謙和的心。聽着聽着,淚水便簌簌而下,當中蘊含着感動、羨慕和提醒。「主啊!願我也能像鮑牧師一樣,心存謙卑,並以敬虔聖潔的生命,終生愛神愛人,至死忠心,榮耀祢的名!」

      安息禮之後,我和姊妹一同回太古城,期間姊妹說起了許多她和鮑牧師、鮑師母的淵源,讓我再一次看到了姊妹那一份溫柔謙卑的心,鮑牧師夫婦一份牧者的心腸,更重要的是神對愛祂的人那份無微不致的愛,和祂作事的奇妙,不得不讚歎神的偉大。那一段由太子回太古城的路不算長,卻同時勾起了2001年我倆同去培靈會尋求和經歷神呼召的心路歷程。姊妹告訴我,當年我初次向她表示有心奉獻事奉神之時,她非常開心,自此便為我的奉獻心志祈禱。這些事我早已忘掉,更從來不知道原來我今日的踏上,竟有姊妹一直在背後惦記着為我禱告。事實上,她一直是我奉獻路上的同路人和見證人,由最初告知她我的奉獻心志、到她與我同去培靈會尋求呼召、面對呼召期間的掙扎與迷惘時她為我禱告守望、到最後,她是繼當時主任牧師之後第一個知道我決定奉獻作傳道的人。可我沒想到,連我踏上工場的第一天,竟也有這位一直以來的同路人與我同行。

      感謝神,讓我有一個與別不同的人生新階段----從安息禮開始。神彷彿要藉着一個忠心愛主牧者的一生,來激勵我這個「主僕新丁」,要以敬虔聖潔的生命,愛主愛人;在一切困難、委屈面前仍心存謙卑,信得過主的帶領;並要一生持守真道,至死忠心。神又要讓我知道,在這條不容易但又蒙福的事奉路上,祂已賜下同路人與我結伴同行,我只管闊步昂首,勇往直前,奔那擺在面前的十架路。